所在位置:首頁 > 清風故事匯

一方手帕寄深情

發布日期:2020-04-03信息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:[ ]

我至今仍保留著用手帕的習慣。

生活中,手帕大多被紙巾替代,像竹簡被紙張代替一樣。紙巾一次性,用罷丟棄,瀟灑又便捷。

我固執地守望一方手帕,是因為生命中有難以割舍的手帕情結。

從小就與手帕有緣,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講,它近乎成了我的一個標識。這話說得或許有些夸張,但是真的。

從我有記憶開始,我的胸前就飄有一方手帕。

小時候,我在鄉下與奶奶相依為命。記憶中,許多往事都日漸模糊,但有一件,卻怎么也忘不了。我小時候鼻涕多,奶奶在我的襟前系下一方手帕,讓我成為村里孩子們中“獨一無二”的存在。以至于村里有的人會笑說:“人家是掛紅旗,戴紅領巾,你是脖子底下吊一條鼻涕袱?!蔽业木b號也因之誕生——鼻涕袱,那個吊鼻涕袱的伢!當時在村里,還沒有毛巾一說,稱毛巾為袱子,洗臉的毛巾叫洗臉袱,因為這個物品的形狀和功能,與鄉下人用的包袱相似。于是,我襟前的這方手帕就是鼻涕袱。

奶奶不計較村里人怎么說,回到家,她撫摸著我的頭,說:“什么鼻涕袱,人家明明有學名呢——手帕,這叫手帕?!蔽译m然不是很理解,但我相信奶奶的話。兒時的我總是仰望著奶奶。奶奶寫得一手如同顏體字帖般漂亮的毛筆字,她還會用古老的唱讀來吟誦千家詩,當時村里很少有人會。

打記事起,我就與奶奶形影不離,連她下地干活,晚上開家庭成員訓話會,我都要守在她身邊,聽她認真地講:“做人要守規矩”“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”……

那年我大約3歲,因突然有急事,奶奶要趕去20里外的姑姑家,臨時讓隔壁一位老太太照看我,她當天會趕回來。但奶奶顯然是高估了我的獨立生存能力,當我忽然發覺奶奶不在身邊,立刻如“百爪撓心”般不安,瘋狂尋找無果,正哭叫無助之際,忽聽得老太太與人耳語:“去他姑姑家了,晚上回?!甭犃T,我立刻沖出門,朝那記憶中的方向追去。一路小跑,身形與地面形成銳角,步態踉踉蹌蹌,只看到腳下的路面如流水一樣往身后流……我跑到半路,奶奶正好返程,老遠就看見路上有個孩子,面孔辨認不清,但襟前獨特的墜飾物卻再熟悉不過,那是一方迎風飄舞的手帕。她一聲驚呼,裹過的小腳立刻加快了步伐,向手帕奔去。

這一段祖孫之間的短短距離,讓我回想了許多年,常想常新。我感覺這方手帕,就像無人操縱的指揮棒,左右擺動著,節律剛好與一老一少兩雙腳的行進步伐合拍。

奶奶抱起了我。我隱忍了一路的委屈和驚恐,此時才如冰雪消融,并放聲大哭??次覞M頭大汗、滿臉淚水,奶奶也哭了,她用我襟前的手帕拭去眼淚……

在以后成長和成年的歲月中,我看過不少電影,記得小時候看《賣花姑娘》,感人至深的故事讓很多觀眾淚濕手帕。但奇怪的是,當時影片中的人物似乎沒有用手帕的習慣。還有一部朝鮮影片,其中有個鏡頭是一對分別已久的姐妹相見,彼此都用連衣裙前的飄帶為對方拭淚。纖纖細指夾起飄帶,優雅非凡,令人印象深刻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有一部電影《梅花巾》,就是圍繞一塊繡花的絲帕展開故事,影片集園林、刺繡、評彈等元素于一體,極具蘇州特色。主題歌《姊妹花》也好聽:“姊妹花姊妹花/勾起往事心如麻/歸國不見親人面/只恨當年走天涯/往事歷歷難回顧/波光水影戀舊家”就此6句,緊扣劇情,最后破鏡重圓般團聚,一方撕破的梅花巾合攏了。

說起這部電影,一定要提到其導演張良,他年輕時曾在電影《董存瑞》中飾演董存瑞,他高大的形象從此走進公眾視野。張良執導這部充滿江南元素的電影,是因為他是蘇州女婿。他的妻子是誰?王靜珠,土生土長的蘇州人,是《梅花巾》這部電影的編劇,他們后來還合作拍攝過多部優秀影片。夫婦二人攜手走過半個多世紀,如今在南國的珠江畔安享晚年。我想,電影《梅花巾》在他們的生活和藝術生涯中,一定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,或許是愛情和鄉情的見證。

可見,手帕的魅力并不受國界和時空的限制。集實用性和審美性于一身的手帕,似一方信物,承載和傳遞著人類的情感。

在我們閱讀的《三言》《紅樓夢》等典籍中,對手帕的描寫也比比皆是。譬如寶黛故事的重要載體就是一方手帕,黛玉曾在其上題詩,“眼空蓄淚淚空垂,暗灑閑拋卻為誰。尺幅鮫綃勞解贈,叫人焉得不傷悲?!逼渲?,鮫綃就是指絲質的手帕。除此之外,在戲曲舞臺上和魔術表演中,手帕的魅力更是被發揮得淋漓盡致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在古今中外文化的襟前,手帕久久地飄揚并風雅著。

當然,這些與我老舊的習慣并無太大關系,我只是略帶任性地固守著自己的“選擇”。但在我內心深處,時常會掠過一筆“賬”,如果有更多人不用或少用紙巾,而選擇可以重復利用的手帕,應該會節省不少能源,保護更多森林資源吧。

洗汰手帕時,我常常用香皂,手帕曬干后混合了陽光的芬芳,更顯清香,讓我感念當下生活的美好。我在折疊手帕時,感覺折疊的是過往歲月,折疊的是珍貴記憶,折疊的是自己的前世今生。從這方手帕中,我會看到那個吊鼻涕袱的伢,看到40多年前扔下我“遠行”的奶奶……

手帕,是我情感世界中的旌旗,一直在目力所及之處飄揚著。清明將近,在這“萬物皆潔齊而清明”的日子里,追撫一方手帕,內心總有揮不去的濃濃深情。(鄧文 作者單位:江蘇省蘇州市相城區紀委監委)




股票交易软件下载